银时我的爱

7 days ( 一)

鸣何 -趴着:

※OOC突破天际


※年龄操作+10


※胜出刚开始交往设定


※渣文笔,写手咸鱼复健中


 


[第一天]


[3:11 ]


绿谷出久睁开眼的时候,黑夜仍旧如纱般覆盖着窗外的天空,轻柔得催人昏昏欲睡。他花了一点时间来感知周围的一切——手指触碰到的绵软的枕头,身上覆盖着的填满了身体与床之间每寸缝隙的被子,目光所及的床头柜上摆着的两人合照,规矩地放在床边的米色拖鞋——温暖,平和而令人安心。疲倦催使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等待着梦境再次降临。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了很轻的一声声音,好像童话故事里扑闪着翅膀的小仙女挥舞了下亮晶晶的星星魔杖,随后从门缝中倾倒出了温暖的灯光。门外传来脚步声,很轻。绿谷出久昏沉地意识到他之前可能是因为听到了爆豪胜己回来的声音而醒来。他们有多久没见面了?……似乎是十七天?但是困意如此沉重,将他挟裹其中。


他听到卧室的门把手轻轻转动的声音,他感受到走廊的灯光漏进来贴着他的眼皮——不过很快又暗了下去。他听到压抑的脚步声,慢慢地走到他的床边。他想要睁开眼睛对阔别已久的恋人说些什么,然而在那之前,有什么柔软的,温凉的东西飞快地擦过了他的脸颊。


倦意瞬间烟消云散。绿谷出久惊讶地睁大眼睛时,爆豪胜己站在他的床边,慢慢直起身子。视线相接,两个人同时“啊”了一声。


“你回来了啊……”绿谷出久率先将脸扭向左侧,拨弄了好久才拧开床头的台灯。


“什么啊,醒着的话早说啊,笨久。”爆豪胜己将外套丢在床上,开始扯领带。


“唔……”绿谷出久揉了揉眼睛,接不上话,只好转移话题,“你的睡衣我收在衣柜右手边第三个抽屉里了。”


“嗯。”


摸了摸自己的右脸,估计短时间内也睡不着了,绿谷出久干脆从床上坐起来,和正在换睡衣的爆豪胜己闲聊:


“这次飞机又晚点了么?”


“对啊,在候机厅坐了五个小时,老子差点就想把那里给炸了。”其实应该是差点把那里给炸了,如果不是同事拦着,绿谷出久可能就要去拘留所里接他的男友了。


“其实只要下次出差的时候订第二天早上的机票,就不用在候机厅熬夜了吧。”


“哈?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啦。”


“诶?那小胜为什么……”


绿谷出久有些茫然地看向套上条纹睡衣,向床边走来的爆豪胜己,后者明显不满地扬起眉:


“当然是因为想要早点看到你这张蠢脸啊,你非要我说出来才能领悟么?”


“……”


绿谷出久仿佛真正的木偶一样卡壳了,对明明可以绕到另一边上床,却非要跨过他上床的爆豪胜己也无法给予平时那样的吐槽抗议。


爆豪胜己关了台灯,边嚷嚷着“困死老子了,睡觉!”边熟门熟路地钻进了被子里。


“啊,对了,”静默了一会儿,爆豪胜己突然开口,“你最近这几天休假对吧,我刚刚也申请了调休,大概能空出七天的时间,这七天我们一起随便去哪里看看吧。”


“咦?”有些迷糊的绿谷出久反应过来,还想细问,却发现爆豪胜己已经睡着了。


大概真的很累了吧。绿谷出久看着身侧人微微起伏的胸膛,就能想到他熟睡的脸,不时拧起的眉心,即使沉眠仍旧固执的抿着的嘴唇……小胜真是,哪怕睡着也是一脸凶相啊……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


这样想着,绿谷出久不由自主地,失眠了。


 


 


[13:05]


爆豪胜己是因为被踢到小腿骨而醒过来的,他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极度微妙的姿势,几乎像抱什么小动物一样完全把绿谷出久揽在了自己怀里,腿也别扭地缠在一起。


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论睡觉前以怎样的姿势——哪怕是背对着对方也好——等到醒来的时候两个人总会搂到一起去。


“喂,过去一点啊。”爆豪胜己推了推绿谷出久的脑袋,试图解放自己被压得发麻的手臂,却只得到含含混混的一声“水”。


“水?你想喝水的话自己起来去倒啊!”


绿谷出久皱起眉换了下睡姿,似乎还没清醒过来,嘴里依旧小声咕哝着类似于“水”的发音。


大概小声地嘟哝了三遍后,爆豪胜己怒气冲冲地爬起来去倒水。


然而当爆豪胜己满面怒容端着水回来后,绿谷出久似乎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喂,废久,醒醒,给我起来喝水!”爆豪胜己捏住绿谷出久的脸,直到把他的嘴捏成圆形,绿谷出久才睁开惺忪的睡眼:“小胜?”


“喝下去!”


迫于对方可怕的眼神,绿谷出久哆嗦了下,下意识地回应:“是!”


好像确实有些口干。不过直到再次睡着,绿谷出久也没想明白爆豪胜己为什么会发现这点并给自己喝水。








【连第一天都没写完我是以怎样的勇气发了上来……

评论

热度(99)

  1. 银时我的爱废物点心鸣何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