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时我的爱

【銀高】無間雙龍之銀高版(啥?)

塔卡:

約1500字,用雙龍的背景,寫銀高的故事。自己都忍不住傻笑,有點弔詭哈哈。總之,祝大家新年快樂!


***


東京港的海灣寬且闊,海鳥低飛盤旋過無數貨船、輪船,憑空一聲槍響嚇飛整片。


一名左眼綁著繃帶的男子,舉著手槍對準腳邊已經受傷、做警察裝扮的男子。


「作為當年的共犯,下地獄去向松楊老師謝罪吧。」


地上那人笑了一聲。


「你以為,已經查出你們兩人底細的我,會單槍匹馬的來赴會?雖然是黑道畢竟還是年輕的小鬼啊,高杉晉助。」


鞋跟扣在地面的聲音。從狹窄的貨櫃間縫中,另一名別著公安識別證的男子,槍口對準高杉,緩緩走出來。


「別小看日本警察的公安組,憑你們也想追查天導組的頭頭?哈哈哈,就為了給十七年前被殺的什麼吉田松陽報仇,一個費盡心思爬上黑道高層,一個裝成脫線懶散的KY潛入警察體系,但是別小看大人啊!你們這些乳臭未乾的小鬼!」


地上那人摀著出血的腹部,儘管滿手鮮血仍在同夥出現後笑得囂張。另一名公安槍口穩穩地瞄準高杉。而高杉視若無睹,一身黑西裝有條不紊地包覆著他纖瘦卻結實的身軀,食指依然扣在板機上毫不猶豫。


冷冽的眼神望著槍口所指的男人,儘管只剩一只右眼,卻仍然寒摻入骨。


「踢到鐵板了吧高杉晉助!你看到我只有一個人,就天真的以為我不會有同夥,卻不知道真正落單的只有你!想到你就要躺在血泊中,另一個人看到會是什麼心情呢?」


男人說著嘴角歪斜起來,兩眼大睜似乎充滿期待:


「會抱著你的屍體哭吧?哈啊?好感人啊哈哈哈哈!!」


「閉嘴。」高杉截斷他的話頭:「愚蠢的是你,檢察官大人。」


「什...?」


「很抱歉,我也不是一個人。」


「少廢話!藪田,殺了他!」


碰咻--


持槍指著高杉的男子胸口處噴出血花,向前倒臥在擴散的血泊中。


「啊...怎麼、可能!是誰--」


地上那名男子驚恐地吼叫起來,然而他只來的及看見眼前閃過一道耀眼的白。


頸骨扭斷。


 


不知何時出現的白髮男子扭斷公安的脖子後並沒有停下,他抬腳踹翻屍體,又扯起衣領朝腹部猛力揮拳。


「夠了,銀時......我說,夠了!」


高杉頭很疼似的按了按太陽穴,上前給銀時一拳。


「我沒事。」


 


 


挨了打銀時臉別到一旁,然後慢慢的轉回來。


血紅色的眼眸裡盡是瘋狂的殺意,直到望進高杉翠綠的眸子。


「......」


銀時氣喘吁吁的丟下屍體,望著高杉的眼神先是散盡殺氣,緊接著是憤怒與痛苦般的眼神。


他張開雙手緊緊抱住高杉!兩人撞在貨櫃牆上頭昏眼花。


銀時收緊雙臂像是拾回極珍惜的失物,高杉吃痛想推開他卻不能,毛茸茸的白捲髮一股腦塞進他的肩窩,蹭的他又疼又癢,兩邊肩膀像要被捏碎。


「好痛啊銀時--」


「你為什麼一個人行動!」


銀時激動地吼出口:


「說好了兩人一起替松陽報仇,卻一個人擅自行動--不是說好了嗎!!」


「你先放開......啊!」


肩膀被尖銳的牙齒狠狠咬下,高杉痛得禁不住昂起脖子。更淒慘的是,他雙手被束縛在對方往死裡收緊的擁抱中動彈不得,眼角只好被逼出細小的淚花。


「銀時...我不是...嗚!我來的時候就知道你也收到相同的交易資訊......」


高杉不是個喜歡解釋的人,但他知道當銀時陷入情緒混亂時必須盡快安撫他。否則接下來他可能會經歷一段淒慘的時間,然後衣衫不整還可能出血的從這裡被抱出去。


PTSD什麼的還真夠煩人哪。


「所以,我知道,你會來...」高杉喘著氣,壓住疼痛說話,直到幾乎把自己掐碎的力道極為細微的減緩,而銀時的身體也逐漸不再劇烈顫抖。


 


「我在這裡。銀時。」


 


 


高杉安撫自己不怎麼溫良的耐心,直到銀時終於聽進他的話,情緒恢復平靜。


過了一會,銀時手指摩娑上高杉脖子被咬出來的傷口。看見高杉肩膀一抖卻沒有任何道歉的表示。


高杉脫了力氣,身體一半靠在貨櫃上,嘴角無奈至極的勾起,銀時這傢伙從小就這副德行,做錯了也絕對不會好好道歉。只是高杉此刻連不爽的力氣都沒有了,只剩嘲笑的力氣:


「銀時,你真的很像狗。」


「哈?你啊,好歹感謝阿銀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趕來救你吧。我可是......」


「我現在腿很酸。而且你的制服扣子壓得我很痛。」


推開銀時後,高杉逕自往前走,銀時無奈地追上,繼續叨念著下次不許一個人,離開他的視線範圍,高杉不怎麼理他,一心想著快點回家洗澡睡覺。


 


還有如何把銀時鎖在房門外。


 

评论

热度(180)